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钟表界有时候很有趣。大家会为了卡罗素还是陀飞轮谁更厉害争论数十年不休,粉丝们会为了两大品牌的潜水表坚定站队不动摇,但也会有同一大师为几大顶级品牌制作珐琅表,并且同年被两大品牌主推的这样打破门户之见的事。

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
梵克雅宝被称为21世纪的珐琅腕表的先锋

有时候,传统的瑞士制表业对于门户之见,是很能引起同样讲究传统的中国人的兴趣的。一方面,他们传统守旧,讲究辈分与师承,各种关于传奇师承故事被津津乐道,可是另一方面,他们对于一些东西又开放得令人咋舌,例如同一年可以由两大品牌同时推出同一大师的珐琅作品。
 

我倒是很欣赏这种略显可爱的执拗,因为这让人感到,门户之见在传统的瑞士钟表业,更多的是因为对技艺本身的崇尚,而不仅仅是门户间的敝扫自珍。这也间接令人理解,为何通用机芯对瑞士制表业的繁荣复兴作用堪称“伟大”。

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
 

罗杰杜彼much more表款的表盘呈复杂的组合曲面,这样的底盘在烧珐琅的时候容易因为应力分散不均匀而导致失败,所以成品率很低

[page]

今年的Basel过后,腕表评论家、《时尚时间》主编潘箭便向记者称,此次展会上最令他印象深刻的亮点,是同出自珐琅大师Anita Porchet之手的爱马仕和香奈儿的微绘珐琅表。她为爱马仕制作的怀表,融入了“洒金”工艺,即让微小的金粒自然地“漂浮”在透明珐琅之中;而香奈儿的“屏风”珐琅表,则以Coco小姐闺房屏风为主题,笔墨韵味淋漓尽致宛如“苏绣”。

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
出自珐琅大师Anita Porchet之手的爱马仕微绘珐琅表

这位名震江湖的珐琅大师,合作过的顶级品牌包括伯爵(据藏家说是首个独具慧眼与Ainta合作的顶级品牌)、百达翡丽、江诗丹顿、卡地亚、爱马仕等等,百达翡丽甚至破天荒地允许她在表面上署名。腕表藏家们每次言及珐琅表时都会愉快地分享,除了Ainta自身的天分,她从鼎鼎大名的师父Suzanne Rohr那里继承而来的百年古老珐琅釉料与绘画工具,也是她有着“异样的珠宝光彩”的作品为人称道的原因之一。当然,任何人讲到这个故事,都不会忘记最后备注一下,Suzanne Rohr的师父是大名鼎鼎的Carlo Poluzzi,另一位日内瓦珐琅画界顶尖人物。
 

大师的江湖典故永远最吸引人。日前在一个小型表展上,《Chronos手表》发行人、主编丁之向也在说,如今用玻璃粉制作的珐琅越来越少,只有几个大师能做出,其他的只能以较易掌控的矿物质粉代替,但始终成品效果没有那种通透感,令人十分惋惜。
 

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
大明火珐琅,特别之处,在于控制在820℃-850℃之间烧制

 

华丽背后点沙成金
 

如今我们都知道珐琅矜贵,一块珐琅表,随时几十万人元民币上落。这绝对与大师有关系。不过,绝非仅仅消费大师的头衔历史,而是因为珐琅本身就是一个门槛极高的技艺。
 

我知道什么都牵扯到人与自然的和谐很容易令人视觉生厌,所以我决定要先告诉你,如今成为贵价精细工艺品看上去细腻华丽的珐琅,其实最开初的形态,也是一堆石英(二氧化硅)、长石、硼砂等等硅酸盐类(也就是常见的岩石)物质,你的确可以简称之为:沙砾。当他们附着在陶或瓷胎表面称之为“釉”,附着在建筑瓦件上的称之为“琉璃”,而附着在金属表面上就是“珐琅”。当他们混入不同的金属氧化物,就会呈现出不同的艳丽色彩,例如铁会产生黄色、绿色和棕色,碘能产生火红色,铜能产生蓝色、绿色和红色,而锰则能产生黑色和紫色。

[page]
 

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掐丝珐琅制作过程
 

科技不是万能,大师手艺也不是机器可以简单替代。几百年历史的珐琅,发展至今,业内公认顶级的珐琅大师也不超过十人。而一只珐琅表盘,需要经过几十次谨小慎微的反复填色、烧制,经历极高的损毁风险,才能成为色彩强烈永不褪色的珐琅,分别呈现出半透明、渐变色、名画微绘等各种曼妙形态。表盘大师极其重视珐琅品质与细节,因此,有可能在所制作出的五个或更多表盘中,最终只能挑选出一个令其满意的表盘,继续下一个工艺流程。整个工艺流程中,哪怕是出现最为微小的瑕疵,都会导致前功尽弃:一旦出现颗粒或裂纹,表盘就必须报废。因此再熟练的技师,绘制这么一个小小的盘面,动辄也要花费上百小时。即便拥有工艺大师加持的顶级品牌,一年产量也只有几十只。


珐琅表:为时间“留色”的极限工艺


伯爵凤表,用细毛笔填入珐琅,用plique a jours技法变成透明珐琅
 

无需纠结中国风
 

上一篇:朗格制表师培训学员:为什么制表行业是个欧洲金矿
下一篇:腕表保养七大要点

网友回应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